ciao

想到什么写什么基本没后续。
更新随缘。
想成为画手。

果真指日可待……
随手一捞……
说着兄长今天也忘记了自己的名字然后哭出了声的膝丸哈哈哈哈哈哈哈

占tag致歉
但我已经沟疯了(微笑中透露着mmp)
e3怎么配置才能进最底下的俩沟orz
我不求小幸运小酒鬼懒癌了,求你让我拿套极化工具吧orz(非洲人的呐喊)
我小幸运沟的差不多了懒癌还差俩……
啊,胃疼

胡子切啊啊啊啊啊啊
躺平
e3出胡子切我一开始是当笑话看没想到——
忽然觉得弟弟丸指日可待orz
卡内桑真是太可靠了!不愧是帅气又强大的刀!(忽然堀川上身)

继三把江雪后,我又有了三把鹤丸orz
一把送的一把捞小酒鬼时捞的一把锻出来的orz
涵盖了所有可能得到的范围。
三把鹤我本丸怕不是药丸。
明明320还有一期尼!
再不给我一期我就要被小短刀活撕了orz

我出了三把江雪·不高兴·左文字
十分钟内
可是
我一点也不开心。
啊,感觉派他上战场都是罪恶。
orz

「英加」不以分手为目的的闹别扭都是秀恩爱,下

第一人称注意。
虽说是下其实独立看完全没问题。
其实这原来是番外(划掉)
我填完了,开心。
咸鱼写手,语死早。
如果都能接受请往下。

——

我和先生的吵架开始没有征兆。

与其说吵架,不如说是先生单方面的气恼导致的冷战。

说真的,我有点失落。

我回忆了一遍自己最近的所作所为是否让先生受到了委屈——不得不承认我似乎忘了,什么也没想起来。这不算是什么好消息,因为先生似乎不满足与单纯的冷战,开始往外搬东西了。

虽然明白这一天迟早会到来,但真的来临时我还是手足无措的僵在了那里。

不过僵硬了片刻之后,我很快明白了自己的无力回天,开始主动帮先生收拾一点东西。这是我从小学会的好习惯,比如先生责骂阿尔的时候,先生多半注意不到我,这时就可以放开胆子,明目张胆的看先生——我总要得到一点东西的,不管是什么。

当晚,我握着整理行李时蹭过先生的手指,在似乎还有先生的味道的先生房间里悄悄地睡了一觉,仿佛一切如常。

先生一天搬的东西不算多,但因为基本每天都会回来,日积月累的也渐渐少了很多——况且原先就不多。每天清点先生的物品成了我闲暇时的爱好。

不过我很快就有了危机感,在只剩下三件的时候,悄悄地的藏起了先生最喜欢的一套茶具,我有自信,凭借这一套,起码能多见先生三四次。

嗯。

先生醉醺醺的回来自打我和先生似乎成了情侣以后还是很少见的。

我很清楚先生在担心什么,担心自己再一次酒后乱性,但先生说真的其实并没有点亮这个技能。上次不过是我有点忍不住,而且醒来后遵从了自己私心,假装什么都不知道。

先生可是一点错都没有。

要不要再一次犯错?我低下头蹭了蹭先生的脸,笑的就像吃到了先生做的甜点一样傻。我还是像以前一样喜欢醉酒的先生。

由于私心而没有用上的计划总于派上了用处。揉着酸软的腰,我处理完一切后,耐心的等待考好的面包,就像以前没分开一样。

我希望能尽量维持这假象多一点时间。

没想到先生会向我道歉。

「因为马蒂对我总是十分小心翼翼太奇怪了哪有这样的恋人,于是……于是我就有点生气——下次不会了请原谅我!」

——被这么道歉了。

先不论十几年没听见的「马蒂」足够让我头昏脑涨飘飘然不知所以,光是被先生的眼睛盯着我就有种被慢性解剖的错觉,心脏极力跳出胸腔,骄傲的宣告它的存在。

我。

大概还没醒。

好吧,好吧。

我谨慎的问到:“那先生没有讨厌我了?”

“怎么可能呢我绝对没有!”我看着先生倒吸一口冷气,急急忙忙的解释:“我没有讨厌马修主要是马修太拘谨——我是说——马修你可以放开一些,我——”

出身于开放的欧洲,先生却意外的别扭,我明白先生未出口的话,但看着先生白了又黑的脸,却由衷的感觉到了被压上断头台的囚犯的心情。

——请说出来吧先生。我这样想。

不同于早早搬出去的兄弟阿尔,我在家里呆到了去大学才离开,可能是出于对放养大的孩子的迷之自信,先生并没有想过去上大学的我会回来。

好吧,也许一般的孩子是不会在享受大学生活的时候回来的。比如说,高呼着“hero需要自由!”的我的兄弟阿尔弗雷德。

总之看起来放飞自我的先生在自己的孩子走以后和自己的女伴交流感情也是最正常不过的。

我拖着行李箱,站在门外,被迫听了一晚上墙角。

要说不嫉妒是不可能的,这件事成为了压垮我的最后一根稻草,直接成为了我进行计划的原动力。

不过这是后话。说起来先生的门其实隔音并不好,小时候我也经常和熊二郎一起听先生朗读不知名的诗歌,或是和阿尔斗智斗勇。

我倒是十分希望门内的喘息声能换成缓慢优雅的腔调或者自己兄弟魔性的笑声。

是个很艳丽的女人。

我往自己的面包上涂了一层厚厚的奶油,食不知味的嚼着,偷偷的用余光瞄着这位完全可以担的上「梦中情人」的女性。

她在和先生吻别。

「亲吻之后的固定词呢?」艳丽到奢靡的女性不满的嘟唇。

「那天我把我的心交给你后。」并没有发现我的先生半开玩笑的回答。

完全就是英式的拒绝。

也许是出于男性对「所有物」的侵略本性,我一遍又一遍诱哄醉酒的先生,不厌其烦。

「我爱你。」我这样说着。

「我爱你。」醉汉也这样重复着。

我以为靠这些还能撑一会的。原来已经明显到先生也可以一眼看穿的地步了。

毕竟。

先生已经很久没回来了嘛。

先生卡了很久,于是选择把我吻了一个晕头转向。

「我爱你」

最后就变成了轻而细碎的声音,在耳边低语。

与熊孩子斗智斗勇的每一天

七岁的马修和阿尔
以及十八岁的亚瑟
无脑小甜饼@
一发完
全场最佳,熊二郎。
普通人设定,亲情向。

——

自从阿尔来了亚瑟家以后,亚瑟就买了两张床,把马修和阿尔从自己房间择了出去,独立一间房,亚瑟说这样好培养兄弟爱和独立一起患难感,以后好和谐相处。

不过兄弟爱其实没有培养好,因为阿尔大部分时间都睡在亚瑟房间,无论亚瑟再怎么强硬也抱着床柱子不回去,无奈之下亚瑟也就认了,一开始也会把马修抱来,三个人加一头熊一起睡,可是很快亚瑟就感到了心塞,不大不小的床实在塞不下这么多人,两个热量极高的孩子如八爪鱼一样紧紧的缠着他,再加上时不时听见的不是阿尔就是马修的掉床声,偶尔还有幼熊的咆哮,亚瑟几乎夜夜失眠。

“你们该独立了。”今天也黑着眼圈起来的成年人亚瑟忍无可忍的对两个七岁的孩子宣告:“现在,回去自己的房间。”

“哦——”

应是这么应了,可是阿尔——准确的说是阿尔和马修都没放弃。

然后手脚比较麻利并且深谙撒娇之道的阿尔被杀鸡儆猴了,一头乱毛的被亚瑟抛出去,一脸懵逼的坐在了走廊的地毯上,身上还裹着亚瑟床上的棉被,演绎了何为又不是抛不动你只是不想抛的惨剧。

抱着熊二郎的马修站在走廊的转角处,主宠们只敢露出自己的眼睛和半边头发,看着阿尔,半点不敢出声。再看见亚瑟拿着打手心的竹板出来的时候,熊二郎眼疾爪快的捂住了宿主的眼睛。

听说阿尔上了三天的消肿药,喉咙和掌心各三天。

正准备听从熊二郎去一哭二闹三上吊的马修悄悄摸摸的把这个想法掐死了。

这个杀鸡儆猴的威力也没压两个小孩子多久,准确的说是没压被杀的阿尔多久,而马修还沉浸在杀鸡的恐惧中。

求问忙的不得了感觉自己被掏空的亚瑟回房间后掀开被子看见一个熟睡的阿尔团的心理阴影面积。

“回去,阿尔弗雷德·琼斯。”

“不!”

“你不能抛弃你的兄弟和我一起睡。”

“hero不管!hero比较小!”

“你没小马修多少你醒醒!”

作为一个冷漠无情的大人,亚瑟抱起了在空调房里裹着棉被的阿尔,准备故技重施的抛出去,无理取闹的熊孩子一激灵赶紧扑腾起来,试图拯救自己。

“hero很暖和的!可以暖手!”

“现在是夏天!!”

“……”

“你别哭啊!喂!”

仿佛又想起了当年阿尔抱住床柱子不走被支配的恐惧。无可奈何的亚瑟松开手,一个阿尔卷在软软的床垫上弹了弹,小男孩露出了一个懵逼的表情,泪珠挂在长长的睫毛上,似乎没想到胜利这么轻易。

“就这一晚上,你明天的点心取消。”

“熊二郎。”被自己的兄弟哭声吵醒的马修扒着亚瑟房间的门,谨慎的问自己的熊:“你说我现在说我也不要明天的点心,亚瑟会让我进去吗?”

诚实的熊二郎摇了摇头,但看着自己的衣食父母露出失落的表情它又提出一个建议:“你可以当着阿尔的面吃完他明天的点心。”

“????”

你们大概是没有经历过绝望。
我玩了一早上的沟沟乐。
然而不仅进图非。
我到现在。
太刀只有三把。
狮子王,咔咔咔,以及光忠。

我现在的状态。
脑洞完美
大纲优秀
动笔

死亡。